中国新闻访谈测试信息6测试信息5测试信息4测试信息3测试信息2




网站首页 > 中华文苑

《辽河人家》王非笑(长篇小说连载七) 发布时间:2021-07-16 来源:中华风采

爷几个这才想到广义回家娶媳妇儿,下晚儿还有更重要的节目。

辽北农家娶媳妇儿,没有专门预备新房的。家里哥们多的,新婚夫妇单独占一铺炕就不错了。有的穷困人家,新媳妇儿跟公婆睡在一铺炕上的,并不是新鲜事儿。老赵家两间筒子房儿,南北四铺大炕,每铺炕上都挤满了人。南炕头是爹娘和老儿子广信,闺女大荣子二荣子,共五口;南炕梢是老大广仁两口子加上俩孩子是四口;北炕头爷爷和三孙子广礼四孙子广智三口;北炕梢就是特意为广义和小花儿特设的新房,实际上就是一铺供一对新人单独活动的大炕。

小花儿来到赵家快两年了,早已习惯了辽北贫困农家这种十多口人四世同堂的群居生活。何况期盼与亲人团聚已经望眼欲穿,此时此刻,热热闹闹地与丈夫拜完天地,铺盖上丈夫带回来的崭新的军用被褥,撂下幔帐,吹熄蜡烛,便是新婚夫妻的二人世界了。辽北这地方一间屋子,南北大炕分别睡着两对夫妻,便在炕沿上方挂一根刷上红漆的幔竿子。这幔竿子的用场,白天个挂手巾衣物等,主要是夜间把整幅幔帐挂在头置上,对面炕之间便是单间了。黑灯瞎火谁也看不到谁的夜间活动,实际上成年人夫妻之间的夜生活,两对夫妻如同掩耳盗铃,都以为对方不知已方在干什么,实际上都是心照不宣,彼此彼此。白天男人们下地干活儿专门议论晚间的事儿,兄弟之间却守口如瓶.而妯娌之间可按耐不住好奇之心,往往背着公婆和丈夫与她人偷偷地交流夜生活的感受.这也是辽北小媳妇儿们独特的生活乐趣。

单说小花儿已经是成熟女人,在家就有书本知识,同时有过与赵广义以身相许的经历。按照时间顺序,他们速战速决的结婚仪式全部结束了,顺理成章该享受新婚乐事了。两个过来人,你想我,我想你,两年多来二人经常梦会佳期,此时此刻真的比干柴烈火还要旺盛。婆婆吹熄了全屋的灯,大伙都脱衣钻进被窝儿睡觉了,便是静静的夜晚……

辽北贫寒人家,没有穿衣服睡觉的。一件衣服穿好几年,夜里睡觉可得省省。小花儿可没这习惯,跟两个妹妹在一铺炕上也没裸睡过。大荣子和二荣子见小花姐穿内衣睡觉羡慕够呛。

小花儿过去睡觉没脱过衣服,今儿晚儿正二八经结婚了,她可要入乡随俗了。熄了灯,谁也看不见谁,她便大大方方地为丈夫脱下身上所有的衣物。赵广义第一眼见小花儿就是被鬼子扒溜光儿,准备强奸的镜头,致使他在军营里也无数次梦萦那场景。到家前在路上他还猜想着小花儿是不是来到了自己家中,能不能真有这份姻缘?待到妈妈叫出小花儿,她忘情地扑到自己怀里,他那颗意悬悬的心才落到实处。才相信千里姻缘一线牵那句古书上的话,落到自己身上了。白天,人客(QIE)百众他没有单独与小花儿交谈的机会。此时此刻,他们的任务不是交谈,而是做爱。他见小花儿宽衣入被,自己也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所有的衣物,一下子就将裸美人儿搂在怀里,虽然是摸黑儿看不清也感悟到她是何等美艳动人,顿时便热血沸腾起来……

两年来,小花儿在夜间被大伯嫂大伯哥夜专夜的性事骚扰得忍无可忍,又不能不忍,早就盼望等待自己人的归来。她坚信亲人不会战死沙场,坚信善有善报,坚信自己跟救命恩人是前世注定的姻缘,坚信迟早上天会有朝一日安排他们喜结良缘,像对面炕上的大伯哥大伯嫂一样享受人生乐事……这一天终于来了。这是何等珍贵的一天啊!婆母娘为他们做了妥善的安排,她可不能辜负老娘的美意!

这一夜两个人睡觉的时间不到20%,做爱的时间几乎一宿没消停,做爱的次数两个人谁也就记不清了。一声鸡啼,在他们最后一次做爱结束时报晓,天快亮了.一家人谁也没起早干活儿,生怕惊了新婚夫妻的好梦。小花偷偷地与丈夫耳语:"哥,这一宿咱没白熬夜儿,等您打完这仗回来,我八成能给您不抱个儿子!

赵广义乐坏了,问她:上回在您家……咋没抱儿子?

那时候俺还没长成。这回我按书上说的计算,正是怀儿子的时候您就回来了。小花不愧是医家出身,这方面的知识可比辽北农家女儿丰富多了。

花儿,咱真有儿子就叫抗战,是抗战杀鬼子,咱才有这缘分的。赵广义说。

俺听您的,头一个就叫抗战。小花儿说。

还有二一个?他问。

您哥儿五个,姐俩,是七个。等打完仗您回来,咱生八个。小花儿畅想这今生今世美好的未来。

会有这一天的。赵广义尽管当兵,生死难料,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一天的时间,具体说一昼夜的时间,转瞬就过去了。第二天吃完早饭,孙强牵着他那匹火炭儿红的大洋马就过来了,准备归队。孙家全家人都来到赵家,为两个当兵的送行。

孙强!咱这两匹洋马,拉炮车不顶硬儿,我这匹换家里的鞑子马,你这匹换您家的大骡子咋样?赵广义和孙强商量道,实际上连长说话,副连长执行就是了。

那是再好不过了!爹!你说呢?孙强问他爹孙二老板子。

说啥!老二!快回家牵骡子去!孙二老板子,见了儿子骑回来的大洋马,馋得直吧嗒嘴,赶一辈子车也没使过这么好的牲口,别说一个骡子,再加一匹马也合适!

孙强不愧是智多星,算计好了部队修整一天,宿营地离元宝屯20多里地儿,快马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跟指导员郭明路说明要成全连长的婚事,郭明路也是亲眼看着孤苦无依的小花儿被他们打发到赵广义的老家来投亲的。他也不知道小花儿到没到元宝屯赵广义的家中了,计算好了,部队出发前二人能赶回来,就放了他二人一天假,只说连长和副连长执行任务去了,没敢说回家娶媳妇儿。若实话实说,尽管手下多是磕头弟兄,也难免动摇军心。

部队从山东一路打到辽北,到家门口儿了,那些满洲国兵改编的八路军战士,谁不想回家看看?若真都放了假,那还了得!孙强和赵广义得到特殊照顾,可得给指导员做脸,,他们换完牲口,骑上家里的鞑子马和骡子,快马加鞭归队了。部队是奉命占领军事要地四平的,一分一秒都不能差。所以,不管家人怎样难舍难分,两位革命军人可是心满意足地告别了家人,奔向如火如荼的战场。不管是军人自己,还是他们的家人,都知道当兵打仗的命运,何时何地都是未知数……

                  2014年5月26日

 

 

 

 

 

 

 

 

 

 

 

 

 

 

 

 

                  九   开战

 

就看天上的信号弹像贼星(流星)一样在夜空中穿

梭飞行,然后就是隆隆的炮声……赵广仁说:“四平开战

了!”

 

当兵的走了,小花儿虽然恋恋不舍,但军令如山,在战争岁月,能有这么宝贵的一天的团聚,他们也该知足了。想想那些没有回家的机缘,家里都不知当兵的亲人在战争中是死是活的军人,小花儿在心里说了声谢天谢地,自己真的成了救命恩人的人,成了赵家名副其实的一员.清早起来她把丈夫拉到屋后一棵挺拔的小白杨树下,告诉赵广义说:“哥,咱们的百宝箱在这棵小杨树下边呢。我栽这棵树,埋下自己的珍宝,连娘都不知道。您不回来就俺自己知道,您回来咱俩知道,这是咱自己的宝物。

埋着吧,这玩儿意儿战争时期见不得天日。就是将来战争胜利了,金银珠宝也是祸端,可能我们这辈子用不着它了。赵广义根据自己掌握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及其革命胜利后的奋斗目标,这样向妻子预言她那些珍宝的末路前景。

这辈子用不着,咱还有下辈子呢!小花儿很有信心地说。

下辈子是没影儿的事儿。往后我打仗顾不过来照顾家了,爹妈和爷爷您多照看点儿。

您放心走吧,家里不用您惦着……”

依依惜别后,赵广义骑上鞑子马和孙强告别了亲人,告别了元宝屯。

当兵的走了,打仗去了。人们知道他们跟谁打仗,到哪儿去打可就不知道了。在中央军和八路军打拉锯仗的日子里,在共产党和国民党轮番执政,你来他走的日子里,元宝屯的老百姓本不知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能打胜仗?谁能坐江山?满洲国验上国兵的元宝屯最出类拔萃 的两个小伙子赵广义和孙强回来了,而且是当了八路军回来的。这之前除了小花儿和爹妈爷爷知道他们打死了鬼子,当了胡子,家里其他人哥哥兄弟妹妹嫂子都不知道一点儿消息,元宝屯其他人家就更不知这俩人生死存亡了。孙强的家说是小花儿到家就给孙家送个信儿,可赵忠心细,这掉脑袋的信儿还是不送的好。所以孙家和钱家李家一样蒙在鼓里不知儿子的信息。这俩人突然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地回来了,而且是随着刚刚走过去,行军三天三夜的八路军回来的。他们俩的主要任务是赵广义和小花儿见缝插针完婚,了却终身大事。不管战事结局如何,也算千里姻缘一日完。同时,他俩一边大张旗鼓地娶媳妇儿,一边大张旗鼓地宣传共产党八路军才是打日本鬼子的军队.用他们自己是怎样起义,怎样消灭了祸害老百姓的鬼子官兵,在鬼子屠刀下救出山东姑娘小花的,怎样给小花指明投亲的路,来到元宝屯的……用事实说明共产党八路军才是为老百姓打江山的。将来打败蒋匪兵,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人人过上好日子……

元宝屯的老百姓,很少接触外界事物,在他们的心目中,老百姓就是墙头草,人随王法草随风,谁来了,就得听谁的。光复以后,中国形成两个政党,两股军队争夺天下的态势。他们这个偏远的小屯子儿,无论是军事上,经济上,还是地理位置,对两边儿都是无关紧要的地块儿。没人儿掰饽饽说馅地向他们宣传自己的主意,自己争天下打江山的意义。这回赵广义和孙强回来了,他们是自己的孩子,而且打小儿就是诚实的孩子,他们做事还会错?他们的话还能有假?至此,元宝屯的老百姓不管穷富都相信共产党八路军是好党好军队啦。赵钱孙李四大姓氏,只有钱显钱荣钱青三家,每家还有二三十垧地,过着小地主的日子.连钱氏家族原先的老当家的钱画圈儿那股人,都变成了穷人,穷人当然希望为穷人打天下的共产党八路军这边打胜仗,坐江山了。

不过愿望归愿望,真正打仗是军队的事儿,老百姓还得干老百姓的事儿,还得过老百姓的日子。赵广义和孙强临走,赵忠和孙二老板子两个爹,偷偷地问两个儿子部队往哪儿开?两个儿子说他们也不知道。前天还不知道能回家看看呢!到孤榆树了才知道已经来到家跟前儿了。部队休整两天一夜,完了往哪儿开?这军事行动只有上边调兵遣将的人知道.他们靠跟指导员关系密切,才偷空儿回家办了这件大事儿。回去今晚儿就启程,继续行军,到哪儿打仗?不跟敌人接上火儿,谁也不知道.

两个爹没问出准信儿,也就只好凭命由天了,命大就打胜仗回来过好日子……两个爹认命了,有个人可是人小鬼大,谁呀?赵广智。赵广义和孙强骑着跟家里换的鞑子马和大骡子,一路小跑,一个多小时就跑到了孤榆树。归队后偷偷地向指导员郭明路汇报了这一天的情况,部队就出发了。赵广智腿脚快,体力也好,跟着二哥和孙强的骡马跑到孤榆树,眼见他们走进自己的队伍,也没敢露面儿。部队开始行军,他像没事儿人一样,尾随在后面,当兵的没拿他当回事儿。部队的后边儿总有一帮孩子跟着看热闹,有的跟三里五里,有的跟十里八里才回家。这赵广智跟了七八十里,眼见部队进了四平街,街市里全是八路军了,连国民党派到四平来的大官儿都让八路军逮起来了。赵广智个跟着部队进了四平,眼睛就不够使唤了,东瞧瞧,西望望,到处都是八路军。老百姓上街的也是小孩儿多,大人少,商铺都关门儿了……赵广智不知不觉可就把二哥和孙强的大炮车跟丢了,可街(GAI)筒子都是八路军的步兵,骑兵,炮兵……哪儿去找二哥和孙强?玩儿够了,就往家蹽吧!

赵广智一屁登跑回家,偷偷告诉他爹二哥的队伍进四平街了,四平街里可街(GAI)筒子都是八路军。赵忠虽然埋怨四儿子不该冒冒失失跑恁远,可知道了二儿子的准信儿,心里也踏实了,随后告诉广智别跟外人说。不让儿子跟外人说,他自己却跟孙二老板子透了信儿。 因为二老板子也是当兵的爹,也有一颗悬着的心。孙二老板子听说儿子有准信儿,就对赵忠说:“装车!上四平卖粉去。”

二老板子见老赵家开粉坊挣了钱,也很快把粉坊开起来了,两家生产的粉条,别说元宝屯,十里八村都吃他们的粉条,也销售不完.所以两家经常结伴远销。近处的孤榆树,宝力镇,金家屯,大洼,鴜鹭树,八面城……销量最大,路程最远的是四平街。二老板子说到四平去卖粉,当然是一箭双雕的用意。本来这一个多月过部队,没出去卖粉了,两家都积攒了好几百斤粉条,不卖出去换成钱粮,就没法维持粉坊的买卖。所以两个人都想一个裤腿儿去了,一来是把积压的粉条卖了,或换成粮食,二来是到四平街探探八路军的虚实。

赵广仁和孙强的二弟孙富赶车,赵忠和孙二老板子跟车当掌包儿的.爷儿四个两挂车,两车辽河自然水制作的小绿豆参苞米杂粮粉条,天黑就上路了。元宝屯到四平正好是马车快点儿走一宿的路程,算好第二天日头出来就能到四平,正好赶上开市儿。

到了四平,满街筒子都是八路军,看来赵广智说的都是实情。不过,街面儿上买卖商号还都正常营业。八路军纪律严明,进城没骚扰老百姓。士农工商该干啥干啥,市场照常开放,卖吃的,卖穿的,卖鱼的,卖肉的,卖鸡的,卖蛋的,卖米的,卖面的……凡吃穿日用品,有钱就买到了。不过,八路军进四平,钱毛了!中央军管辖时花白钱(国民党币),八路军进城花红钱(共产党币)。开始老百姓不认红钱,卖东西都收白钱.经八路军一宣传,国民党快完蛋了,白钱快不好花了,白钱就开毛了。买卖商号手中都有大量的白钱,市面儿上的东西只要收白钱,要多少钱给多少钱。赵广仁和孙富赶着大车进了四平市场,这里是轻车熟路,开粉来过多次了。市场上卖啥的都有,就没卖粉的,两车粉条子,一进市场就被围上了。

赵忠心细,见人们看到粉车就围上了,可就不着急出手了,看看行情再说:“广仁,你看车,先别卖,让老孙家先卖。我转转看看行市,回来再说。赵忠吩咐儿子稳住驾儿,自己便可市场走一圈儿。这一圈儿可没白走,他发现白钱在市场不好花了,有的用一麻袋钱才换一麻袋粮食,有的用一斤钱换一斤肉或一斤鱼……那白钱都是壹仟圆的票面儿,一斤该称多少钱了!一麻袋呢?银行能有几麻袋钱钞?他刚想回来告诉孙二老板子别收白钱,可没容空儿……孙二老板子到四平来卖粉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从来没有这么畅销过,开秤人们就抢着买,一个大商号的大老板高喊一声:这车粉我包圆儿了!

包圆儿你给多少钱?孙二老板子问他。

货到地头儿死。咱也别讲价钱了,这一麻袋钱是刚从银行提出来的,嘎嘎响的仟圆新票,都给你,换你这车粉。你回去能换好几车粉来,这钱有你挣的!大老板忽悠二老板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