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访谈测试信息6测试信息5测试信息4测试信息3测试信息2




网站首页 > 中华文苑

《辽河人家》王非笑(长篇小说连载六) 发布时间:2021-07-07 来源:中华风采

                    八   圆梦

小花偷偷地与丈夫耳语:“哥,咱这一宿没白熬夜,

等您打完仗回来,我八成能给您抱个儿子!”

光复后的元宝屯,喜气洋洋.连被棒子队和胡子收拾得伤了元气的李老歪一家都渐渐地恢复了元气.在赵忠的策划下,孙二老板子出面担保,以钱荣的名义,将赵忠在胡子手中拣回来那一车出荷粮,以年息三分利钱台给了李老歪,救了他一家十多口人的性命.这李老歪的五虎上将只有李老疙瘩年幼,那大的四个虎,确实虎虎生威.胡子撵上送出荷粮的车,一排快枪都招呼到押运粮车的警尉和棒子队身上了,别人都眼见拿枪的警官和拿棍儿的棒子队儿纷纷 落马毙命,全军覆没了,李大虎眼尖,看准成的那带头悠吊他和二虎,给他爹灌凉水和辣椒水的棒子队儿头儿见事儿不好,跳下马,趁天黑人们看不清,闪身就溜掉了。大虎认得这小子是八面城人,胡子把他们放回来,他和李老歪一说,可把李老歪吓得胆颤心惊好几个月,不知那小子会不会再来找后账儿?提心吊胆过了好几个月,八月十五光复了,才知道鬼子汉奸完蛋了。李大虎没跟他爹说,领着二虎,三虎,四虎哥四个,带着家伙摸到八面城,找那个棒子队的头儿报仇。这回没有日本鬼子仗腰眼子了,抓住他非整死他不可!恰恰应了冤冤相报那句话,四个虎小子在八面城踅摸好几天,终于在牲口市儿发现了他。这小子没事儿人一样,在牲口堆儿里溜达,看似想买一匹马。大虎一眼就认准了他,急忙拉住三个虎兄弟,躲到暗处盯着他。真是人不知死,车不知翻,这小子溜达够了,他不是庄稼人,根本不是想买牲口。离开牲口市儿,就窜胡同往家走。四个虎小子悄悄跟到没人的地方,大虎手中拿的是铁棍子,有小擀面杖粗,三尺多长,疾走几步,追到他身后,照准后脑海抡圆了大铁棍就是一下子,就势儿打个脑浆迸裂.。打倒了,二虎三虎手中的杀猪刀都插进他心口窝儿上了。四虎子的大切菜刀连砍四五刀,这小子的脑袋瓜就开瓢儿了!眨眼工夫儿,就把仇人剁成了肉泥烂酱。日本鬼子刚投降,正是乱八地儿的时候,别说没人看见,就是看见私人寻仇杀人,也躲得远远的,谁没事找事惹这麻烦!再说你知道这杀人的是啥来路?躲慢了都行杀红眼给你一刀。

四个虎小子报了血海深仇,看看跟前儿没人,把手中的铁棍子,杀猪刀,菜刀等凶器,扔到死尸身上,扯屁登就跑,一口气跑出二十多里地,天就黑了。离家还有二十多里地,他们也没打站儿,马不停蹄,半夜才跑到家。他爹李老歪见他们啥也没说,拿家伙走的,便知道是找仇人去了。见他们回来手中的家伙都没了,便问:“找到那小子啦?大虎说:“整死了。

你们四个出去好几天才回来,干哈去了?他妈睡迷迷登登地,醒来问道。

我们到八面城牲口市想买匹辕马,没相当的,白跑一趟。大虎怕跟他妈说实话吓着她。这辈子也不能让妈妈知道儿子们杀过人。

这杀人报仇大案,当时没人管,过后汉奸让人打死不少,也没人过问这事儿。所以,他们杀棒子队儿报仇的事就李老歪和四个儿子知道,家中别人都不知道,元宝屯就更没人知道了。

李老歪爷儿五个,神不知鬼不觉干掉了当年祸害他们的棒子队汉奸,出了一口恶气。气顺了,又台到了粮食,家中还有俩大骡子,还能给钱青家耪青种地。

元宝屯没有大地主,钱显,钱荣,钱青三家不过是小地主。那些小人家,除了经营自家那几亩地儿,剩余劳动力就给这三家大耪青户做工夫,吃劳金。元宝屯的地主,耪青户和穷人,光复后这头一年,处得非常和睦融洽.又赶上了风调雨顺的好年头儿,眼看到秋天了,没有鬼子要出荷粮,真就丰收在望了。

光复后来抢地盘儿的中央军,八路军,和他们设立的省长,县长,乡长都在南边的昌图城北边的八面城你争我夺地闹哄。老百姓的印象里没有国民党和共产党,只有中央军和八路军在对决。国民党的乡长和清剿队等也都在宝力镇,金家屯,二十家子,大洼,鴜鹭树等街头上活动,根本没有到辽河边儿上的元宝屯这样四不管的偏远地方来管事儿。所以光复头一年怕是没人来收官税和地税了,秋后可望过个胎嗨年了。

单说元宝屯老赵家,光复头一年,年景好,收成好。头年鬼子扫囤出荷,别人家都把大多数粮食扫光了,有的下窖埋上一些,也就将够人吃马喂的。老赵家少当家的赵广仁早就下茬子啦,打场前就挖俩大地窖,他们地东地户各埋一窖好粮,比往年歉收年景全年打的粮都多,别人可不知他家的底细。送出荷粮别人家的粮车都被胡子抢了,赵忠的牛车却躲过了胡子的眼线,偷摸儿拣回一车粮,等于这个丰收年赵忠和地东钱荣实得惠儿地闹个大丰收。拣回来的粮还放了高利贷,台给了李老歪,来年吃他三分利。赵广仁这少当家的可就雄心勃勃,要趁乱世发家致富喽!他家余粮多,地窖里全是高粱,那年月辽北人的主食是高粱米,黄豆和小绿豆等杂粮不顶吃的,二斗杂粮才能换一斗高粱。赵广仁偷偷运作,把自家吃不了的高粱换成小绿豆和苞米,数量翻了一番。你道他为啥大量调换别人往外甩人不能吃的杂粮?原来赵广仁看好这些小绿豆和苞米是制作粉条的原材料,他率先在元宝屯开办了家庭制粉作坊。他之所以敢于下这赌注,是因为他老丈人从小学的成手粉匠,家里的地由赵广仁租种,自己拎个粉瓢长年在八面城,鴜鹭树一带为大人家当粉匠。自己开不起粉坊,只能吃劳金。可他却深知农家开粉坊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赵广仁十七八岁当家就开豆腐坊,做豆腐养猪加种地,多种经营,就比单纯种地活运多了。老丈人帮他算一笔账,有粮食开粉坊比做豆腐效益高好几倍。于是,他把老丈人请回来,给自家拉粉,漏粉。让他三弟赵广礼跟他老丈人学粉匠活儿,一举两得。这年赵家在别人家神不知鬼不觉地盖了三间西下屋儿(西厢房),粉坊就开张了。制作粉条比原料粮食的价码翻了好几番不算,拉粉的余料粉渣和粉浆是喂猪的上好饲料。辽北农民有穷养猪富读书一说,地东老钱家的孩子都送国高念书去了,耪青户和小门小户家家养猪。老赵家本来就以种地为主,养猪为副,哪年都养个十口八口猪,也是一笔进项。这一开粉坊,可就大养其猪喽!爷爷在老伙儿当家时就靠养一大群猪买房子置地。爹爹六岁就放猪,所以他家从来没断过养猪业。兵荒马乱的年月,人吃的都不足,哪儿有余粮喂猪!所以市面上猪的价格非常低,赵广仁开起粉坊便到八面城猪市拉回一车俩老母猪,带两窝猪羔子。连娘带崽儿三十多头,加上原有的十口一百多斤的大克朗,真就肥猪满圈了。八十多岁的爷爷有事儿干了,领着八岁的老孙子赵广信放猪,饲养猪也是并不轻松的活儿,喂猪的任务就由爹爹承担。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赵广仁雄心勃勃地创业,种地,开粉坊,养猪还不算完,还到河西蒙古营子买了两匹蒙古人训 练出来的鞑子马,拴了一卦大车。因为赶集卖粉要到几十里以外的八面城,四平,昌图城,宝力镇,金家屯才能换回更多的制粉原料小绿豆和苞米,牛车慢慢腾腾的就不管用了。赵广仁这一折腾,用爷爷的话说:“小日子 起来喽!

元宝屯赵钱孙李四大姓氏到光复这年,可就变成好几十家了。多是手中有几亩地,最多也不超过一天(垧)地的贫农小人家。只有赵忠,孙二老板子,李老歪三大户人强马壮,家中有三四天地儿,他们分别租种钱荣,钱显,钱青三家各自二十多天地,为小地主耪青。变成人大家,日子一天比一天兴旺。元宝屯小地主,穷人,人强马壮的中等人家,就形成了大人家 ,小人家,人大家三个界限分明的层次。他们在战乱中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单说李老歪,让日本鬼子扫囤出荷,粮食都让胡子抢去了,还搭上一匹大辕马,偷鸡不成反食把米。若不是孙二老板子说和,钱荣抬给他一车粮食,就破产个屁丫子的了。然而,这李老歪也是不服输的主儿.抬到粮食,有吃的了,五个虎羔子大哥四个都是壮劳力,李老歪伤养好了还是一把干活的好手。.尽管大辕马没了,俩大骡子勉强还能拉一挂车。所以,光复后他家也算没落套。不过抬的粮除了人吃马喂,没有一个粒儿余粮,眼看老赵家开粉坊养猪挣大钱,自家可就玩儿不转转了!等吧,下年粮多了咱也开粉坊。人家开粉坊红红火火,李老歪只有看热闹的份儿。而孙二老板子与赵忠合得来,经赵忠点化,拆东墙补西墙,也雇佣一位粉匠,把粉坊支把起来了,这一年元宝屯三大家耪青户可就拉开档次了。到鬼子投降,八一五光复,老赵家一挂大车,一圈猪,十多口大肥猪三百多斤了准备过大年长到五百多斤,自家杀一口过年,剩下的全换成粮食,顶得上半个年头儿的收成。这粉坊的收入和养猪的收入,可不用跟地东对半儿分了,是自家的纯收入。眼看地东只有土地打粮的一半分成儿,地户加上副业可就超过地东了。孙二老板子没有老赵家红火,粉坊开着,也是肥猪满圈,丰收在望了!

元宝屯别说离县城,就是最近的乡镇孤榆树还二十多里呢!所以,光复后,中央军和八路军咋闹哄也没着元宝屯这山高皇帝远的辽河套地界。眼看来到八月节了,元宝屯别说有钱的地东大人家,和有车有马开粉坊的地户人大家,就是贫穷小人家看着地里丰收在望的庄稼,也觉得来年的日子有盼望了。然而,日子最红火的赵忠一家和孙二老板子一家却高兴不起来,他们两家不管日子咋红火,都缺少一个人。当国兵的儿子走了就音信皆无,小花来了,报告的是更让人忧心的消息,好好的人当了胡子,那不是提拉脑袋玩儿命的勾当吗!说是打鬼子的胡子,鬼子打完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音信皆无,这俩人有没有啦?家中的人们心里可就一点儿底都没有了。

刚光复,老百姓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呢,就听说中央军和八路军要打仗。这不,前些日子元宝屯西边靠辽河沿的大道上就开始过兵。先说是中央军,老百姓怕中央军抓兵,大人都躲得远远的。小孩儿们不怕抓,蹲大道边儿上看热闹,有胆儿大的问比自个儿大不多的小兵是什么兵?小兵和蔼地告诉他“我们是八路军,为穷人打仗.

看热闹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听说是为穷人打仗的八路军,欢呼跳跃着跑回家跟大人一说,人们才知道从南往北开的是八路军,不抓兵,这才敢出来看热闹。不知哪儿来的这么多八路军,先是步兵,俩一对,俩一对,一对接一对往北走。走一天一宿步兵才走完,过完步兵过骑兵,骑兵的马整整齐齐各式各样的都有,一样一样地过.骑白马的都骑白马,骑黑马的都起黑马, 骑红马的都骑红马。老百姓都得意马,摆弄马,可没见过八路军骑兵这马摆弄得这么齐唰的!尤其那骑大洋马的兵,人高马大,这要打起仗来,马上砍步下,还不一勺子一个!过完骑兵过炮兵,拉炮车的是三对儿骡马,里边(左边)三匹马骑三个兵,一人赶着外边(右边)的一头骡子,六匹骡马拉一辆大炮车,车上还坐好几个人,八成是管放炮的......

过了三天三宿八路军,八月十四才过完,可下子消停了。好年头儿,来到八月节了,人们都想消停儿的过个团圆节。老赵家今年比谁家的庄稼长势都好,又开粉坊挣了大钱,圈里好几十口猪,大肥猪都三四百斤了,小克朗也都百十来斤了,这可是钱垛呀!当家的赵广仁踌躇满志, 八月十五一大早就分派老三广礼,老四广智,过节了,哪儿也别去,哥仨挑一口小肥猪杀了,一家人消停地过个节。哥仨兴致勃勃地烧水的烧水,磨刀的磨刀,搓绳子的搓绳子,吃完早饭就抓猪。

日子越过越红火,爷爷和爹妈却高兴不起来.到岁数人越是年节,越挂念出门在外,音信皆无的儿孙。不过想儿子,想孙子,都在自己心里想,谁也不说。因为他们知道家里还有人比老人更想外面没回来的人,三位老人都知道小花已经是 赵广义的人了。这广义领帮人杀了鬼子,救了小花,上山当打鬼子的胡子去了,鬼子打完了,胡子也该当到头了,怎么过好几个月了,还没个信儿呢?眼下八路军和中央军都说他们打胡子,这胡子莫非真的不是伤到鬼子手了,就是伤到中央军或八路军手了吗?别人高高兴兴杀猪过节,三位老人和小花儿越想心里越没底。

吃完早饭,哥仨正磨刀霍霍准备抓猪屠宰,院子里突然进来两匹火炭儿红的大洋马,马上端坐着两位和前天刚过去的一模一样的八路军,怎么刚过去又来了呢?莫不是八路军也过节,知道咱圈里有肥猪,来买猪的!听说八路军要粮要米都花红钱,(国民党的钱叫白钱,八路军的钱叫红钱)这红钱老百姓可收不少了,谁也没花出去。这要是一圈大肥猪都换成红钱,一年可就白干了!当家的赵广仁正自琢麽咋对付这俩八路呢……就听马上那大个儿的八路喊一声:哥!跳下马来。

广礼广智眼尖,一齐喊起来:二哥!

广智飞跑进屋儿高声大喊:“爷爷!爹!妈!我二哥回来啦!

三位老人坐在炕头儿上,听说广义回来啦,鞋都没穿,光着脚丫子就跳到院子里……广仁广义哥儿俩正抱着跳高儿呢!真是乐坏了……

广义见爷爷,爹妈出来了,紧走几步,扑通跪倒:"爷爷!爹!妈!广义给你们磕头啦!咣咣咣磕了好几个响头。

妈妈一下子抱住儿子,热泪纵横,悲喜交加……

爷爷高兴得大喊大叫:“广仁!抓那口最大的五百斤的肥猪杀!请全元宝屯的人吃喜!”

这时孙强也来到三位老人跟前:“爷爷!干爹!干妈!干儿子孙强给您磕头啦!说着象赵广义一样磕仨头,拜三拜。

强子阿!您哥儿俩在外面真拜把子啦?爹爹赵忠 最冷静。

不光某哥儿俩拜把子啦,到山东的一百多名满洲国兵一起结拜的,都是生死弟兄。一起杀鬼子,一起投八路军,当了革命军人。现在我二哥是连长,我是副连长……”孙强说。

您哥儿俩杀完鬼子,咋不投中央?投了八路呢!听说中央军才是正牌军呢!赵广仁和元宝屯的所有老百姓一样,只听过国民党中央军的宣传,对八路军一无所知。

他妈的!别管啥军,咱投啥,啥是好军!往后,咱的人是八路军,咱就拥护八路军啦!爷爷斩钉截铁地说。

爷爷说的对。八路军是咱穷人的队伍,为老百姓打江山。这话咱们以后慢慢说,干爹干妈,我二哥带领大伙一起开枪,在鬼子屠刀下救一个山东姑娘,二哥让她到元宝屯您家来投亲,不知来没来?孙强得先办主要事儿。

来啦!来啦!花儿唻!快出来!您的人回来啦!妈妈高兴地喊叫着,